网络棋牌通比牛牛|最新通比牛牛现金版

退役后,我當了個粉刷匠

  口述 | 張元偉 整理 | 王永玉


  一晃,我已脫下軍裝二十多載。回憶曾經的新兵歲月和退役后的學徒時光,一切都歷歷在目,恍若昨日。

  入伍一年,我當上了雷鋒班班長!

  1989年3月,19歲的我戴上大紅花,成為當年村里為數不多光榮入伍的新兵,奔赴祖國的最北端 --吉林省四平市。登上軍列的那一刻,我暗下決心:一定要在部隊好好干,為父母爭光,為家鄉爭光。

  經過三個月新訓,我被分配到步兵三連學習裝甲車駕駛技術。這年冬天的一個傍晚,下著雪,緊急集合哨突然響起,集合后才知道團汽車連車庫失火,團里欲組織一個營的力量前去搶險。

  時值寒冬,北風刺骨,但險情就是命令,大家連棉衣也顧不上穿就奔赴火場。當我們趕到時,火苗已經躥得很高,車庫里濃煙彌漫。我和戰友們迅速投入戰斗,一盆又一盆水爭先恐后地潑向火場。一時間,“嘩嘩”的潑水聲、“噼哩啪啦”的爆破聲、嘈雜的叫嚷聲不絕于耳。經過兩個小時的艱苦奮戰,渾身濕透的我們終于控制住火情。這時我才發現自己頭發和眉毛都掛了冰,右小腿不知什么時候被劃破了,血水順著褲管、和著煙灰,跟褲子糊在了一起,那一刻才感覺到鉆心的疼痛,整個人也因寒冷直打哆嗦。

  由于在撲火戰斗中表現突出,我被團里記嘉獎一次,并被任命為 “雷鋒班”班長。次年,我又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。

  1993年12月,我退伍了回到了闊別的家鄉。短短的5年軍旅生涯,在我骨子里刻下了軍人的烙印。

  做學徒,也要做最好的那一個!

  上世紀90年代初,室內裝修正是熱門行業。經過多方打聽,我找到一個行業有名的師傅,想跟他學習室內粉刷技術。我買了兩條香煙,跑到他家說明來意,師父打量我一番后說:“你們年輕人吃不了這個苦,把東西拿回去,走吧。”我一再向他解釋,告訴他我當過兵、能吃苦能戰斗,可師父依然把我轟出家門。

  我心有不甘,也不服氣,一股腦就想著要讓他認可我。第二天早上六點,我便買好早餐在師父家門口等他,可左等右等也不見師父出門,一打聽才知道自己來遲了。接下來,我每天五點在師父家門口等,一等就是半個月。我的誠意打動了師父,他終于答應收我做學徒工。

  俗話說,師父領進門,修行在個人。剛開始學刮灰,力度掌握不準,刮痕深一道,淺一道,我在前面刮,師傅在后面修,整日里沒少挨罵,有時師父生氣了放下刮刀就給我一腳。為了盡快掌握刮灰技術,每天我都至少提前1小時趕到上班地點,和好灰后自己先練。師父來后,我認真觀察并記下他的握刀方法和著力點,邊看邊比劃。下工回家,我就用家里的院墻反復練習,這一刀刮痕深了,力度要輕一點;這一刀灰沒有抹勻,動作要再流暢一些……幾個月過去后,家里的院墻厚了一層又一層的水泥。

  掌握刮灰技術后,我開始學習室內粉刷。室內粉刷的標準有四條:無刮痕,墻要平,不返潮,色要勻。南方多陰雨,濕氣特別大,返潮是每個裝修師父都頭疼的問題,水泥、石灰、沙子的比例有一點沒把握好,就解決不了這個問題;更別說調色了,幾種油漆或涂料比例錯一點,刷出來的顏色就會有偏差;還有室內光線強弱下如何解決色差的問題,這些都是師父的拿手絕活,也是吃這碗飯的關鍵所在。

  一次,師父承接了一個展館的室內粉刷工程,內有17個大小不同、光線不一的場館,要在兩個月時間粉刷完畢,不僅工程量大,調色更是一個棘手問題。師父帶著我和其他5名師兄弟到展館實地勘察,讓我們一人拿一套調色方案。我仔細察看場地,將每個場館不同時點的光線進行比對,再運用自己學藝一年多來掌握的技能,很快做出了方案,調好了涂料小樣。第二天,師父對我們7個人的方案和小樣進行篩選,最后采用了我的方案,還對我豎起了大拇指,高興地說:“當過兵就是不一樣!你可以出師了!”

  這項工程結束后,我圓滿結束了1年10個月的學徒生涯。

  穿一天的軍裝,當一輩子的兵!

  1995年底,在家人的一片反對聲中,我決定“自立門戶”,離開師父自己單干。

  說起來容易,做起來難。尤其裝修這個行業,沒有名氣,沒有資源,客戶信不過你,就不會輕易把工程交給你做,一些供貨商也會因此對你隨意抬高材料價格。為了拉業務,那段時間,我每天都跑到新開的樓盤“蹲點”,挨家挨戶地毛遂自薦,卻依然“顆粒無收”,一個活也接不上。我也為此懊惱和氣餒過,可稍有放棄的念頭時,腦海里總會浮現當兵時的點點滴滴,那種在訓練場上頑強拼搏、不怕苦痛的精神,又會點燃我重新振作的勇氣和希望。

  1996年3月,我終于接到了第一單業務:給一個朋友的婚房裝修。他原計劃5月結婚,但因收房比預期晚了半年,裝修只剩不到兩個月時間,可謂時間緊任務重。他找了很多裝修公司都沒有人愿意承接,情急之中便找到了我。

  為了趕工期,我常常一個人加班到深夜。有一回,我不小心從兩米多高的立凳上摔下來,當時左臂就脫臼了,我強忍疼痛,慢慢順著關節活動,一番折騰后疼痛有所緩解,便支撐著完成了剩下的工作。最終,保質保量地如期完成裝修,成功打響“單飛”后的“頭一炮”。

  出于退役軍人的責任感和榮譽感,我格外認真地對待每一項工程、每一單業務,客戶口口相傳,我開始在本地裝修行業小有名氣,來找我的客戶越來越多。

  幾年下來,我的業務也越擴越廣,從剛開始只做粉刷,到家裝整包,一些供貨商也主動與我接洽。2012年,在眾多客戶和供貨商的支持下,我的“老兵裝修公司”順利開張。公司成立后,我先后聘用了10多名和我一樣的退役軍人,幫助他們就業,扶持他們創業。如今,已有3位戰友先后成立了自己的裝修公司,都取得了不錯的發展。

  一天當過兵,一生是軍人。從入伍到現在,一晃30年過去了,但我從未忘記自己是個兵,更讓我欣慰的是,我的兒子在2014年考入了軍校,延續著我的軍營夢!

 


网络棋牌通比牛牛 北京11选5开奖结果 一定牛 中超赛程公布 钱龙捕鱼到底怎么赢钱 七乐彩走势图 甘肃快3号码推荐 混合过关胜平负计算器 捕鱼大师汉化版 广西快乐双彩166期开奖 山西十一选五任三遗漏号码查询 排列5预测专家